衡钢新浪微博 衡钢新浪微博

今天是

 

 

月河雪

许孟康17年08月07日 来源   字体【】 [发表评论]

  月河是一条很大的河,它流过许多地方,其中有一个叫“绘本”的城市。

  这个城市纺织繁盛,女子大量多于男子。房子多以黑白为格调,不大不高,透着一丝柔。且每天清晨,月河一岸便围满了女子,用木椎拍洗衣物,阳光下女子们常常嬉笑言开,你争我赶。偶尔有商船经过,船上男子瞩目围观,女子便低下头带着娇羞偷偷对望。

  海子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,她同城中大多数女子一般,日夜纺织。这样的生活很无聊,她便养了一只思语鸟,鸟很有灵性能明白许多指令。

  在一日清晨,海子来到河边洗衣物。天上的太阳很明亮,但是水有些冷,洗起来手很不舒服,快洗完的时候有一艘大船出现在视野内,那船满载货物是艘商船,它的速度缓慢像是要停靠。

  大船破开水面,泛起一圈圈水波荡漾,直到海子面前。四周的女子开始了窃窃私语,她们讨论起船上什么货物,又有多少男人。但船靠岸后女子又一哄而散离得远远的。

  船上下来许多人,都是男人。海子注意到一个人,他穿素黑长袍,用玉簪别发,远看了是一个很体面的人。

  这些人大都是商人,他们来这里采购布料和纺织品。城中有很大一部分女子便是嫁给了商人,但是商人重利多有离别,海子便很讨厌这样。

  他们很快散去进入了城中各地,海子所注意的那个男子也消失不见。这时天色突然有些暗,一朵移动的云正巧遮住了太阳,海子眨眨眼睛,心神有些不宁。

  回到家中海子还是想起那个男子,她抱起思语鸟咘咘开始嘀嘀咕咕:今天我看见了一个男子,他就如我梦中所思的一般,帅气体面,我不知道他人怎么样,是不是善良对人好?想和他说说话,但不知道他去了哪里…………。咘咘,我们出去走走吧,也许能碰见他呢!

  海子来到街上,街上的人很少,风有些大,卷起一些叶子。她仔细的观察每一个路人,努力的寻找他。但是走了一条又一条的街都没能遇见他,这个城市对于一个人来说太大了。

  天变得有些阴沉,看起来是要下雨了。海子开始往回走,咘咘在头上飞旋,大风是它喜欢的事物。

  雨下的时候海子离家还有很远,便选择了一家店铺躲雨。这是一家卖笔的店铺,里面只有老板一个人,海子站在门口也不进去,她想着能躲雨就好了。把咘咘抱在身上,为它梳理被雨水打湿的羽毛。雨下得越来越大,快连成了一条线,地上很快积了一成水。

  店主来到门口道:外面雨大,进来坐吧。

  海子回过头,店主的相邀让她有些不知所措,她一时甚至不知如何回答,半天后才有些吞吞吐吐的说些,不用了,不打扰了之类的话。

  店主也不强求,不再邀请。

  海子记住了店主的样子,像个书生很符合笔店的形象,他手中拿了一只笔正微微往下滴着墨。海子心想他是刚刚写了字吗?怎么会就这样便出来了。

  他也没有进去,站在海子身边一同看着雨。

  这时,突然传来马蹄的嘶鸣声,一辆马车踏水而来。里面的人掀开车帘对着门口两人一笑,看了看雨又将窗帘放下。马车的速度很快,几秒后便消失在视野中。

  是他!海子喃喃道。

  哦,小姐你认识?店主问道。

  不,没有。我,不认识他,只是见过他两次。

  ……

  回到家中天色已经黑了,这雨终于是下完了,地上的积水正慢慢的往下流。海子回想起这一天,感觉自己像是做梦一般,做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。终归是见到了他,但不是自己找到的,而是他偶然的一撇自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。

  桌上还有热着的饭菜,是父母留下的,家中还有一个哥哥已经离家很久了。这个城市留不住男人,纺织与女子是分不开的。海子会常想起哥哥,小时候哥哥总是会帮着自己,别的女孩子都不敢欺负自己。也有一些女子对哥哥保持着爱慕,可是哥哥离开后就没有回来,那些爱慕也就随时间而散了。

  很少会有女子离开这座小城,因为外面是未知的,这里是看的见的。海子其实很讨厌这里,或者说已经厌倦了,她也想像哥哥一样离开去外闯荡。可哥哥对她说过:小妹,你以后要找个好人家,哥哥走了你要照顾好父母。

  记得哥哥走的那天,天上下着细雨,一家人都来送他。母亲哭的很伤心,哥哥安慰她,不要哭,你还有小妹呢。他上了一艘不大的船,父亲说那船是前往北凤城的。海子没有问哥哥什么时候回来,因为她觉得哥哥不会回来了,不会回绘本了。

  其实很不公平,生而为女,生而便在这座城市。海子觉得很委屈,她有许多怨言无处倾诉,生活明明很平静却有些压的人喘不过气来。

  她又想起白日的男子,他多么洒脱,即便是漫天风雨都不能阻碍他的步伐。而人和人是不一样的,自己只能是别人眼中普通而平凡的存在。

  海子把桌子收拾好,出了家门。天上一轮弯月,不能把四周照得很清楚,但地上的水排空了,海子光着脚踩在地上,有些潮湿。

  月河的水有些急,朦胧月色下却又觉得安静。那船还在岸边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走,可能明天,可能许久。海子想,那个男子会不会走,如果自己在这里一直等,也许可以在他走的时候说几句话。

  可自己能说什么呢?海子坐在地上开始细细思考。

  月亮不时会隐于云下,大概有反复五次,海子还是不知道能说什么,她拍拍头觉得自己有些傻,什么都不会想。她将脚边的石子一颗颗的滚进月河,那“噗嗤噗嗤”的声音像是月河的笑声。

  第二天,海子没有去河边,父母带着她来到了昨日避雨的笔店。这是父母为她安排的亲事,店主便是要见的对象。

  店主很热情的接待了他们,并向海子说出了他的名字,生单。

  父母与生单聊了许久便离开了,他们很满意,想要当事人两人单独待一会。

  海子看着门外,她在想那艘船会不会开走了,又会不会像昨天一样遇见他。

  生单看着门口的海子,他觉得这个女子太安静了,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份安静。他拿出笔,将门口女子的模样一笔一画的记录下来。

  画很快完工了,他拿到海子面前,说很漂亮。

  海子很惊讶,画很逼真看着也漂亮。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就这样子冷落了生单,但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,只得留下一句谢谢。

  生单坐到她身旁,问她你在想什么?

  海子开口道,如果你总是想起一个人,可那个人从来都不认识你,若有机会的话该和他说些什么?

  生单想了想道:若是我,我只会和他说一句话,我总是想起你。

  为什么?

  因为你只是想起他而已,仅此而已。

  是么?那你为什么要这里开笔店呢,半天都不会有一个客人进来。

  这是我喜欢的事。

  真好,能做自己喜欢的,这样真好。

  你呢,你喜欢干什么?

  不知道,也许就是一种自由,该开心了就开心,不愿意的便不去理他。

  那你开心吗?

  我,不算开心。

  ……

  回到家天黑了,父母询问今天怎样,海子只是点点头。

  母亲道:可不能太挑了,你也老大不小了。

  嗯,知道了。

  海子回到自己房间,咘咘欢快的过来迎接。海子抱起它,说一些话来逗它。

  咘咘,今天我又去见了那个店主。他告诉我,想什么就说什么,喜欢什么就去寻什么。

  我想好了,我要对那个人说,我总是想起你。 他若问我为什么,我便说不为什么。

  窝窝窝……咘咘叫个不停。

  咘咘你也认同我的想法吗?

  次日,天有些阴,海子又来到月河。隔远便能看到那艘大船,船上人很少,看来今天是不会离去。月河岸还是有许多人,有些是海子认识的,她们向海子挥挥手。

  海子向她们走过去,她们正在讨论那艘船什么时候离开,有人说至少要三五天,也有人说马上便走。其中有个穿粉色衣裙的女子,她看向海子眼光中带着关切。

  她问道,海子,这两天怎么都没看见你?

  海子笑着回答,被父母带去相亲了。

  是吗,那你可要好好把握了。那你哥他有消息吗?

  没有,今年估计也不会回来吧。

  ……

  回到家中,海子开始了刺绣,她想刺一只思语鸟,如果时间来得及就送给他。窗外又下起雨来,声音很大很引人瞩目。海子看着雨,突然觉得下雨是件很美妙的事,她开始莫名的开心。

  桌子上摆着生单作的画,画中女子很安静看不出喜怒哀乐,海子就想你为什么不笑呢?

  而后几日的生活便是如此,海子先去看看船会不会开走,再回来继续刺绣。只是几天便刺好了,完成的那天晚上,海子将刺的思语鸟放在咘咘面前,咘咘欢快的叫个不停。

  那天晚上月亮很大,月光照亮整个屋子。海子看着完成的作品久久无法入睡,她细细抚摸刺好的思语鸟,有些期待与他的见面。

  第二天,海子起的很晚,太阳已经升的很高。她马上往月河赶,很紧张船会不会已经开走了。

  此时的月河,很嘈杂,船要开走了,有人在往上运货,船上也站满了人。

  海子在人群中寻找他,但是往船上走的人中并没有。她往船上看,原来他已经上了船,正与周围人谈笑风生。

  她握紧手中的刺绣,看着船与岸之间的踏板有些不知所措。她不敢上去,没有想过见面会是这样的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一定什么话都说不出。

  这艘船上去了还能下来吗?海子看着越来越少的人群,心里开始绝望。自己什么都做不了,喜欢的事也是怕做的事,那么多的努力却永远跨不出最后一步。

  这种感觉很不好。

  也许很多事情早就是注定了的,那船渐渐的离岸,顺着月河而下。那个人永远不会知道,有海子这个人,会总是想起他。

  海子回到家,她抱起了咘咘,一直又来到了月河。

  将刺绣放入水中,顺流而下。

  她对咘咘说,你走吧,顺着月河一直飞,不要回来。

  而后便再也没有见过有熟悉的东西伴月河而来。

  ……

  许久后的一天,月河下起了雪,岸旁人很少。一艘大船伴月河而来,那船靠岸停下,走下来一个衣着华彩的男人。

  他四处张望,注意到了一个女子,那女子看着大船,头上积了一层雪。

  他向女子走去,看清楚了女子的面容,很熟悉。

  小妹,是你吗?

  大哥。

  哥回来了,来接你们离开这里,去我现在的城市。

  父亲去世很久了,还留下母亲,要走你带她走吧,我不走。

  小妹,你嫁人了吗?过得还好吗?

  我嫁了,过得很好。

  ……

上一篇:深夜食堂
下一篇:夏末,秋已至

 
版权所有:华菱衡钢 地址:湖南省衡阳市蒸湘区大栗新村10号   邮编:421001 Email:hysteel@hysteeltube.com
总经理办:电话:86-734-8872191 86-734-8872370 传真:86-734-8870188

湘公网安备 43040802000023号

湘ICP备05000204号